子宸

【狛日】传达之物


  “咔擦--”
 
 
 
  一簇跳跃的火苗点燃烟头,照亮了男人肌肉紧绷的脸颊。他深吸一口气,呛鼻的烟草味涌入咽喉,焦灼不安的心逐渐冷静下来。
 
 
 
  他将打火机收回西装上衣的口袋,两指夹着烟,透过明灭的花火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四周的人和物。
 

 
  酒吧迷蒙暧昧的灯光晕染了狭小的空间,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酒香。舞池中欢娱相触的身体,沙发上闲谈甚欢的男女,吧台边独自饮酒的人。
 

 
  他默不吭声地坐在吧台的角落,在暗中来回观察,眼珠转动,目光落在一名有着酒红色大波浪卷的女人身上。
 

 
  女人身着一袭白色抹胸束身长裙,手肘磕在吧台上,双手交叠托着下巴,与酒保轻快地闲谈着,不时露出甜美的笑容。
 

 
  眼前迷雾袅袅,他将烟掐灭,站起身,抚平了西服轻微的褶皱,又理了理领带,挺直腰背朝对面稳步走去。
 
 
 
  “这位美丽的小姐,可否邀请你与我共舞一曲?”
 
 
 
  女人把视线转向西装革履的高挑男人,仔细打量了一番,随后对酒保点点头,起身,将手轻放到男人伸出的手上,朝男人露出一抹甜美的笑容。
 
 
 
  男人温柔地握住女人的手,眼底的一丝讶异一闪而过,随后朝她礼貌地回以一笑,领着她前往酒池。
 
 
 
  面对面将左手环在女人纤细的腰肢上,另一只手与女人相握。重金属的摇滚乐切换成了轻快的圆舞曲,他们跟随着跃动的节拍共同移动脚步。
 

 
  脸颊与空气细微地摩擦着,感受到柔和的风丝。这对俊男靓女一入场便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眼球。
 

 
  等角落里的酒保将最后一只高脚杯擦净搁置好后,这一舞也到了尾声。一曲终了,男人牵着女人的手从人群中回到吧台前。

 
  他绅士地邀请女人坐下,然而女人却朝他伸出右手,轻轻地扯住了他的领带。

 
  男人的呼吸有一瞬间的停滞,全身的肌肉猛地绷紧。他故作镇定地望着女人深棕色的双眸,就见她向前倾身,微踮起脚,两瓣玫红色的饱满双唇就在他唇边印下了轻轻一吻。

 
  蜻蜓点水,却让男人当场呆立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凝重了起来,他几乎立刻意识到了从四面八方暗中投来的视线,聚焦在他与女人身上。

 
  眼眶拉大,瞳孔猛地缩小。脑中警铃大作,身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挣脱女人的束缚,扭身朝一旁躲去。子弹冲破空气嵌入身后的墙壁,风驰电掣间一旁的酒保猛地单手撑桌翻越吧台,从背后一把抓住女人握枪的手腕,狠狠往后一折,在女人发出惨叫之时一个擒拿之术让她跪倒在地,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四面八方的人群瞬间分裂成两派,一派像是早有准备般,在看到女人吻上男人的一瞬间,便毫不犹豫地掏出枪,将枪口对准了在场的另一派人。

 
  “咔擦!!”

 
  手铐接连不断的声响将笼中之鸟彻底捕获,警车的铃声也在酒吧门口刺耳地响起。

 
  男人松了口气,但神经却仍紧绷着。他望着一批批的人群被接连押进警车,松了松紧缚的领带。

 
  “日向,你这次做得不错。”
 

 
  警长走到门口,拍了拍男人的肩。男人点点头,目送着警长远去的背影,却感到头上飘下了一块手帕,遮挡了视线。

 
 
  他扭头望去,便看到在用来伪装的酒保工作服上套了件大衣的男人走到了与自己并肩的位置。

 
  他拿下手帕,疑惑地望向身旁的男人。

 
  “狛枝,怎----”

 
  “哈啊……”

 
  未成句的话语被叹息声所打断,他看到对方露出略带困扰的表情。

 
  “日向君不愧是原预备班呢,也够迟钝的。”

 
  白发男人撇过脸去,望着一辆辆远去的车影。路灯的光晕打在脸上,迷蒙了他的神情。

 
  “是想顶着嘴角的印记和前辈们一一打过招呼吗?”

 
  闻言,不久前在酒吧里发生的画面猛地冲出束缚,唤醒了因紧张而暂时抛在脑后的记忆。一股羞耻感霎时涌上心头,汇聚于双颊,他立刻有些慌乱地擦去嘴角的淡红,刚想和恋人开口解释,便看到那人已经双手插兜向街边走去,将自己抛在身后。
 

 
  “狛枝!”

 
  他立刻慌乱地朝着男人的背影追赶而去,夜晚的冷风拍打在身上,透过缝隙钻入单薄的衣衫,掠过皮肤。他不禁打了个哆嗦,等追到了男人身旁时才微微气喘着慢下速度。

 
  “狛……狛枝……不是这样的,你刚才也看到了,是她忽然吻过来---”

 
  “日向君。”

 
  慌乱的解释又一次被打断,在他还未反应过来之前,那人便转身拉过自己的领带。上半身贴近,面前忽然出现一张放大的脸庞。自己还来不及闭上因惊讶而略瞪大的双眼,便感到两瓣柔软的触感轻轻贴在了嘴唇上,浅尝辄止后便离开了。

 
  他愣在原地,男人倒是若无其事地退回原位,便一语不发了。心脏有一块地方慢慢软了下来,心情也鬼使神差地平静了些许。他刚想开口唤他,就见对方快速地脱下了大衣,塞到自己怀里。

 
  这一动作来得猝不及防,他下意识地接住对方递来的外套。

 
  男人温热的体温还未完全消散,包裹在手心中,逐渐向上一路游走到心口。他望着男人脱下外衣后身着单薄衣物的身躯,叹了口气,于是凑上前准备将衣物归还与他。

 
  两人的气息逐步靠近,渐渐交织。对面那人望着自己伸出的手,却忽然向上一把抓住手腕,上前紧紧地拥住了自己。

 
  被男人温暖的体温所包裹,他甚至能感受到那人皮肤附近的温度。男人把头埋在自己的肩头,沙哑的声线在耳边低语。轻唤着自己的名字。

 
  “日向君……日向……君……”

 
  一声声低哑的呼唤,像是责备,又像是恳求。感受着恋人的一丝一寸,他的心房也终究软了下来,回以同样的拥抱。

 
  这家伙……

 
  指尖抚弄着那人脑后柔软的发丝,脑中不禁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每次都是这样,只要他温柔地唤着自己的名字,心房便会慢慢软化,一丝一毫地被那人乘虚而入,最终无奈地将对方接纳。

 
  “你可是特例啊,狛枝。”

 
  微不可闻的声音飘散在空气中,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为了心中隐隐的希望。

 
  希望自己的这种心情,如果能传达给对方,就好了。

 
  ------他陪他演了场戏,戏中人配合得天衣无缝。但戏台子待久了,谁又成了戏中人?谁也不知道。

 
  现实与希望,本就只有一步之遥。只在于你是否有勇气踏出那一步,仅此而已。

 
 
  End

 
  很迷?的一篇,主旨是内心摇摆不安的两人,都被困在一场“戏”中,而“戏”里“戏”外,本就只有一墙之隔。就好比现实与希望,只要蓄积勇气踏出一步,就能冲破阻隔,达到理想的境界(??。嘛,不过他们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