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宸

【狛日】论如何撸一只日向猫

  *ooc预警
 
  狛枝凪斗最近养了只猫。
 
 
  虽说以前有过养宠物的经验,但也并未倾注过多少热忱,只或多或少懂点皮毛而已。
  
 
  三天前的周六,狛枝拎着囤积了几日的垃圾袋,踩着拖鞋啪塔啪塔地下楼扔垃圾。
 
 
  一夜的雨后空气格外清新,吸入肺腑,沁人心脾。只是太阳还未升起,地上仍潮湿着。
 
 
  狛枝来到大垃圾桶旁,正想将手中的袋子放下,便听到了从身后传来的嘹亮嗓音,划破了清晨的宁静。

  
  “喂狛枝!今天可不是收不可燃垃圾的日子啊!”
 
 
  狛枝因突如其来的声响心脏漏了一拍,随后转身朝着邻居大婶抱歉地笑了笑。

  
  “啊是吗?看来应该是我弄错时间了,给您添麻烦了真是抱歉。”
 

   “嗨你这孩子说什么呢,麻烦当然是不至于了,只是下次要好好记住时间啊!”
 
 
  大婶挥挥手便回了家门,留狛枝拎着大包小包的垃圾袋,独自站立在清晨的微风中。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暗自抱怨着自己的不幸,准备抬脚上楼。

  
  “喵~”
 
 
  身后猛地传来一声软糯的猫叫,狛枝闻声顿住,收回刚要踏出去的脚步,转身望向垃圾桶旁的草丛。
 
 
  ……
 
 
  寂静无声。
 
 
  ……
 
 
  狛枝放下垃圾袋,小心翼翼地走到声源处,蹲下身子,探头朝里望去------
 
 
  那是一只黑猫,许是因为昨晚的大雨浑身都淋湿了,毛发粘腻在皮肤上,蜷缩成小小的一团毛球瑟瑟发抖。
 
 
  狛枝看到眼前景象的一瞬间是惊讶的,随后便迅速冷静下来,若有所思地望着黑猫,脑中开始接连冒出推测。
 
 
  首先,它极有可能是一只流浪猫,因为她的脖子上没有项圈,况且没有主人会将自家的宠物放在外头淋一整晚的雨,而且在此之前自己从未见过这样一只猫。
 
 
  其次,它也有可能与碰巧路过这里的主人走散了,并且它的主人有不给宠物套项圈的习惯。但这样的几率很小,因为这只黑猫怎么看都是一只不算大的幼崽,就算跑地再快也不至于会跟丢,况且这里路段稀少。
 
 
  其三,它也有可能被遗弃了,或许是主人,或许是母亲。但母亲的可能性不大,动物都是凭本能将孩子扶养长大的。那第二种可能性就是主人了,因……

  
  “喵呜……喵呜……”
 
 
  粘腻的呜咽声打断了狛枝的思绪,他猛地回过神来,直勾勾地盯着近在眼前的黑色小奶猫,却也见对方草绿色的眸子可怜巴巴地望着自己,带着对陌生人的胆怯与……一丝隐隐的期待?
 
 
  心脏猛地中了一剑,狛枝甚至都听到了丘比特射出爱神之箭的嗖嗖声。如果此处添上配图的话,他应该是面目表情地,口中像喷泉一般地,喷着血。
 
 
  “喵呜~~”
 
 
  他用袖口抹去嘴角流下的血,颤抖地伸出双手,试探地拖住小黑猫的身子,见它只挣扎了一瞬便安静下来了,才小心翼翼地抱住它站起身。
 
 
  小黑猫安安静静地躺在他怀里,紧绷了一夜的神经终于得以放松,便闭上眼,陷入了深深的沉睡。
 
 
 
  狛枝现在心情有点复杂。
 
 
  他坐在电脑前,手上噼里啪啦地打着字,一旁的黑猫蜷缩在他脚边,悠闲地睡着午觉。
 
 
  自从自己一时鬼迷心窍地把它抱回家后,便就这样顺势而为渡过了四个星期。将近一个月内都没有半个人影来找过它,看来是只流浪猫没错了。
 
 
  幸好自己对照顾宠物有那么一丝经验,一开始把它抱回家后先是帮它洗了个热水澡,擦干身子后再出去买了些猫粮,拿出厨房里许久未用的盘子,倒了些推到它跟前。
 
 
  小家伙一开始不敢上前,盯着盘子里一粒粒棕色的小玩意儿,死也不吃,尽管自己百般诱哄,也仍是倔强不屈,脖子一扭屁股对着人,让人嘴角直抽抽。
 
 
  后来小家伙仍是丝毫不听劝哄,耐心被逐渐磨灭,自己当时也被惹烦了,便随手扔了块当做午饭的草饼给它。谁知道饼刚落地,那小家伙便跟看见了稀世珍宝一样,踏着小短腿兴奋地跑上前,凑上去试探地嗅了嗅,随后便喵呜一声猛地将头埋进去,欢天喜地啃起了那块草饼。
 
 
  ???
 
 
  如果再添张配图,狛枝凪斗当时的表情应该是满脸的黑人问号。
 
 
  一只比起猫粮宁愿选择大部分猫难以下咽的草饼的猫,居然有着如此与众不同而顽强的精神,啊~真是斯巴拉西~
 
 
  于是小家伙在啃完半块草饼之前,就光荣地拉肚子了。

  
  “嘛……毕竟只是一只猫,就算再喜欢吃草饼,吃太多了也会拉肚子的啊。”
 
 
  小黑猫全身虚脱地趴在狛枝脚边,一边发出喵呜喵呜的虚弱shen吟,头顶的呆毛也耷拉了下来。
 
 
  感觉身体被掏空。

 
  狛枝最近有点烦恼。
 
 
  这几天要交的稿子增多了,身为一名敬业的作家,他不得不把自己整日关在房间里码字,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而小家伙见主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自是感到万分无聊。
 
 
  它常踏着猫步在狛枝的房间里晃悠,一会儿跳到床上,一会儿趴在窗台上,一边发出喵呜喵呜的粘腻叫声,不停地摇动着尾巴,乞求得到主人的注意。
 
 
  见无果,它便略带丧气地跳下来,慢慢地移到狛枝脚边,轻轻地喵呜一声,抬爪跳到狛枝并拢的双腿上。
 
 
  呆毛无意间擦过狛枝的小腹,一丝酥麻的感觉稍纵即逝。他打字的手停顿下来,低头望着小黑猫打了个哈欠,摆好姿势满足地蹭了蹭自己的大腿,随后闭上眼准备入睡的模样,再次受到猛烈一击。
 
 
  像被羽毛轻柔刮过般心痒难耐,狛枝不禁咽了口唾沫,直直凝视着黑猫懒惰的模样,手上的工作先丢在一边,颤抖地朝着毫无防备的小黑猫伸出手……
 
 
  “喵!!!~~~”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自己的手在碰到黑猫毛发的一瞬间,手下的小家伙就跟条件反射一样猛地发出尖利的叫声,全身的毛发竖起,抬爪就朝狛枝的脸上抓去。
  
 
  “哇啊!!”
 
 
  ……
 
 
  虽说伤口不算大,但为了防止感染或留下疤痕,狛枝还是去了趟医院。

 
  狛枝最近仍在烦恼着。
 
 
  自从那次从医院回来之后,小家伙望着主人被纱布包裹的侧脸,再结合自己的所作所为,也隐约察觉到自己犯了错。
 
 
  但苦于自己的傲娇属性,它眼看着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在历经了一番挣扎后,终于离开了自己的小窝。
 
 
  狛枝今天也坐在电脑前码字,只是有点心不在焉。自从自己上次从医院回来后,就很少看到小黑猫的身影了。
 
 
  小家伙几乎天天都躲在自己的小窝里,到了饭点都没有丝毫动静,就连自己将混着草饼的猫粮端到小窝门口,温柔地唤它,都不肯出来。
 
 
  当然他也考虑过有可能是自己工作太忙,整日窝在家里不带它出去透风的原因,也尝试过开着门站在悬关口唤它过来,但都无果。
 
 
  除此之外他还考虑过多种可能,但结果都被一一论破。
 
 
  唉,养只猫还是曲折不断啊……
 
 
  然而正当狛枝垂头丧气的时候,却隐隐感到脚边瘙痒的触感。
 
 
  他低下头,就见多日未见的小黑猫摇着尾巴在自己腿边转悠,不时用头部蹭蹭自己的小腿,还发出喵呜喵呜的粘腻叫声。
 
 
  !!
 
 
  狛枝丧气的心情瞬间明朗起来,小家伙的忽然出现让他吃惊的同时也让他感到格外欣喜。他伸手想将黑猫抱起,却又联想起前几天的情形,手停顿在半空中。
 
 
  眼前的黑猫像是犹豫了一下,随后毅然决然地跳到了狛枝伸出的手上,一双草绿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发出乖巧的叫声。
 
 
  噗!!~~
 
 
  狛枝空出一只手擦了擦嘴角的血,双手将黑猫小心翼翼地拖在手心,放到大腿上。小黑猫乖乖地坐着,像是在请求主人的ai抚一般。
 
 
  于是……于是狛枝试探地伸出手,轻轻抚上黑猫的头顶。
 
 
  因为算是幼崽,所以新生的毛发摸起来格外柔软,像丝绸般在指逢间滑过,温暖的体温从指尖一路漫延至心尖。
 
 
  呜哇……真是充满着无限生命力的生物呢。
 
 
  狛枝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一遍又一遍地来回抚摸着黑猫柔顺的毛发,心里莫名地升起一股满足感。(撸猫产生的愉悦感
 
 
  然而。
  
 
  “喵呜!!!”
 
 
  “哇啊啊啊啊啊啊!!!!”
 
 
  当手指触碰到黑猫的脖颈,并轻轻地搔弄时,眼前乖巧的小家伙就触电般,又朝主人的脸上糊了一爪子。
 
 
  狛枝惊呼一声,眼前一黑,连带着椅子向后倒去。
 
 
  狛枝君用他的生命证明了,要想饲养一只乖巧而傲娇的小奶猫,要走的路还很长远。

  tbc

写完后也想撸猫了,果然毛茸茸的东西才是希望啊!

评论(5)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