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宸

【凯源】我们的少年时代

*一篇小短文,邬童X班小松
*因为没有看过原著,所以部分设定会有偏差,请谅解。
 
 
  夏日炎炎,暑气熏蒸,知了趴在树干上,发出“嗞嗞”的噪音。偌大的校园包裹在蝉鸣之中。
  空气闷热而干燥,挂式电扇在头顶“呼呼呼”地转动着。班小松握着笔,无聊地一遍又一遍地转动,望着黑板上枯燥无趣的数字,眼神游离,无意间视线便落在了左旁认真听讲的同桌身上。
  这人平时装逼如风,除了棒球好像对什么都事不关己的样子,没想到听课倒也蛮认真的嘛。
  那人尚未全部长开而略显青涩的侧脸映入眼帘,即使听课也是冷着一张脸,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说起来,自己和这家伙的第一次相遇,也是在夏天啊。那是小熊队第十次向银鹰队挑战,那天自己匆忙赶到学校,刚靠近操场便听到从观众席传来的“邬童!”“邬童!”的高呼。随后在经过银鹰队时,无意间一眼望见了那抹高大修长的身影。自己立刻认出了他,惊讶之余更多的是小熊队以前被眼前人一次又一次打败的不甘,于是便毫无保留地显露出了自己“心里在想些什么,都表达在脸上”的特性。那人感觉到一道炙热的视线,便也将目光转向自己,一时间两人视线相触,大眼瞪小眼。
  那时候,邬童的视线里满是对弱小自己的看不起与不屑之情,不禁让他感到一股压迫感,便咽了口唾沫,与那人擦肩而过。
  后来小熊队再次败北,但那人离去时的眼神却与第一次有所不同,像是打量,又像是深究,不过只是淡淡一眼,他便收回了视线,跟随队伍向远方走去……
  那时候,自己就已经下定决心,有朝一日一定要亲手打败他!
  然而当时的自己完全没有预料到,自己再次与他相见时,他却换上了与自己相同的校服,毫无征兆地成为了自己的同班同学。
  开什么玩笑!不久前才刚作为自己的对手与自己比赛,并狠狠地战胜了自己,而且还是自己发誓要手撕的人,居然,在几分钟内,就成为了自己的同伴?
  强烈的愤怒涌上头,脑子一热,自己便开始激动地质问眼前近在咫尺的人。然而他还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冷着脸,对自己连珠炮的质问感到烦躁不已,便干脆丢下自己离开了教室。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面对自己锲而不舍的死缠烂打,他也由一开始的烦躁冷漠渐渐转变为了无奈妥协,最终还是同意了帮助自己重建棒球队的计划。
  这么看来,这家伙虽然表面上看上去生人勿近,其实内心还是挺柔软的嘛。
  思绪渐渐飘远,而正当男孩望着邬童的侧脸出神时,讲台上忽然传来老师嘹亮的叫喊。
  “班小松!”
  “到!”男孩被吓得浑身一激灵,“嗖”得一声站起来,险些将椅子撞倒。
  “你上来解一下这题。”
  “……”

   “叮铃铃铃铃!……”
  下课铃在同学们的期盼中响起,班小松一把抓起书包,朝一旁也正准备离开的邬童说道。
  “喂邬童!今天没有社团活动,我们一起去小卖部怎么样?”
  邬童望了他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还吃?你都胖成猪了。”
  “哪有!!”
  班小松极力反驳,而邬童的本意也只是逗逗他,于是也顺从地跟在他后面,一起出了教室,朝小卖部走去。
  日暮渐渐西沉,夕阳洒落在偌大的校园中,显得静谧而柔和。学生们稀稀落落地走出校门,闲聊着校园里的各种趣事与心事。
  班小松双手拉着书包前襟的带子,与邬童并肩走着,眉飞色舞地讲述着一天下来所遇到的各种事件与人物,讲的可谓是字正腔圆,邬童甚至担心他下一秒便会唾沫横飞。
  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身边男孩不足为道的事,一边不时随意应和几声,邬童望着远处被晚霞染红的天空,想起了自己与旁边这家伙初遇时的情景。
  自己对弱者一向没什么兴趣,那时小熊队九战九败,却仍是固执地向银鹰队挑战,换作谁都会对他们的不知好歹而感到疑惑与不屑,其中当然也包括自己。
  于是便随意地热了热身,想着发挥自己半成的实力就够了,却忽然感到一道炙热的视线死死地咬着自己,于是下意识地转头望去,就猝不及防地撞进了男孩的瞳孔里。
  因为男孩迎着夏日强烈的晨光,所以一双棕色的瞳孔里也染上了一丝金黄。男孩沐浴在阳光之中,从头到脚都好似披上了一层金装,一双激灵的眸死死地盯着自己,好像要把自己咬出一个洞来。
  视线相触,自己的瞳孔闪烁了一瞬,虽是觉得莫名其妙,但下一秒也开始打量起眼前男孩的衣着。男孩身着小熊队的队服,以前从未见过,看来是高一刚入部的新队员,想必肯定对小熊队九战九败的惨痛遭遇有所了解,所以露出了这样咬牙切齿的表情。
  嘴角几乎立刻露出了一抹不屑的嘲笑,会叫的狗不咬人,弱者和强者是有天壤之别的,而下场也可想而知。
  比赛也是一如既往地顺利,可以说是有些无趣。自己正想着午餐吃些什么的同时,就听见广播里一声嘹亮的“班小松”传入耳蜗。抬起眼皮望过去,果不其然便看到了早上刚见过的男孩。背挺得笔直,神情严肃,抿着唇,在白线内站定后慢慢摆好姿势,向自己这边投来视线,死死地盯着自己手中的白球。
  不知为何,看着男孩异常认真的样子,自己心里反倒起了捉弄他的念头,于是便随意扔了几个坏球,欣赏着男孩还来不及挥动球棒便与球擦肩而过,但却发现是坏球随后心里涌上的一丝庆幸。但无论怎样,男孩在下一轮总会变得更为严肃而认真。
  望着男孩毫不畏惧且决不轻易言弃的坚定身影,一直带着无所谓态度的自己脸上调笑的表情逐渐消失了,心里忽然涌上一股焦躁不安的感觉,于是冷下脸,在队友焦急的叫喊中狠狠投出一球。
  不知为何,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而下一秒,这种预感也得到了验证。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时间仿佛被无限放慢,操场周围的一切声响都被隔绝,白色的空间里只剩下男孩与自己两人。球在空中抛出一道有力的弧线,直朝男孩撞去。呼吸仿佛都停止了,男孩望着眼前的球,死死地闭上双眼,将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手腕上,像视死如归的战士般朝前猛地挥动球棒------
  自己当时瞪大了眼,心都提到了嗓子口,浑身的细胞仿佛都停止运作,只能呆呆地盯着自己投出的那颗时速一百三十公里的白球,稳稳地落在男孩紧抓着的球棒上,然后“嗙”得一声接触,“嗖”地向自己飞回来。
  对面的男孩感到球棒所受到的阻力,不可置信地睁开眼,就见那颗球以飞速朝反方向飞去。他几乎是立刻扔下球棒,调动起全身的肌肉,抬脚开始极速地绕圈奔跑。一瞬间,放慢的空气一下子被撕裂,四周隔绝的声音也强势地冲入耳蜗,震耳欲聋。等邬童反应过来的时候,班小松已经上了一垒,接着是二垒,三垒,最后在观众热烈的呼喊声中,几乎以一个狼狈的姿势猛地扑倒在地上,上了本垒。
  观众席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热烈呼喊声与掌声,男孩趴在地上,衣服皱褶,满脸尘土,却也绽放出了分外阳光的笑容,带着点傻气,仿佛能融化世间的一切坚冰。
  心脏在一瞬间被击中了,那时连他也没有察觉到,自己只是呆呆地盯着眼前的男孩爬起身,下场激动地拥入队友热情的怀抱之中,带笑的稚嫩侧脸在阳光下显得如此耀眼与美好。
  可惜最后小熊队仍是惨败,银鹰队离开时男孩眼里满是愤怒与不屈的光芒,沮丧是有的,但更多的,却是对命运的顽强不屈。
  他的眼里承载着很多自己所没有的东西,对棒球无限的热忱,对生活的积极向上,对梦想的执着追求。
  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中被他所吸引,那道隔绝自己与外界的冰封逐渐被男孩的执着与笑容所感化,将自己带入另一个从未体验过的世界。
  一个每日都有暖阳抚照,和风轻拂的世界。
  不知何时,自己的目光已难以从眼前的男孩身上离开,仿佛只要看着他,便能抛去生活中的种种忧虑与烦躁,展露出真挚的笑颜。
  他的手不受控制地轻抚上眼前仍在滔滔不绝的男孩的秀发,那柔软舒适的感觉从指尖一路蔓延至手臂,再到胸膛,最后直击心脏。
  他感到自己的心脏不由自主地漏了一拍。
  “喂邬童!你在听吗?”
  许是对方许久没动静,班小松刚准备偏过头查看,就感到头顶落下的轻微触感。
  眼珠转动,视线与那人相撞,头顶传来的感觉无不告诉他自己的天灵盖正被抚摸着。                两人视线相触,一瞬间的呆滞后,头上的感觉便消失了。罪魁祸首收回手,淡然地插回裤兜,只是指尖仿佛还残留着男孩头发柔软的触感。他悄悄地将视线移回男孩身上,就见他正用双手揉着自己刚刚触碰到的地方,一脸疑惑不解地望着自己。
  “真是的,邬童你摸我头发干嘛?”
  说着,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一脸坏笑地凑过来,声音里带着一丝小骄傲。
  “怎么,难道是哥的秀发看起来柔顺好摸,所以忍不住感受一下?”
  男孩温热的吐息喷洒在耳边,邬童望着眼前人离开后灿烂的笑容,心底渐渐升起一股暖流,随后重又将手掌覆盖在眼前人的头顶上,加重力道狠狠地揉了又揉。
  “别自恋了。”
  他听见自己说到,一向冷淡的声线也被那人所感染,带了笑意。
  夕阳西下,两个男孩并肩走着,时不时传来嬉笑与打闹的声音。夕阳拉长了他们相依的影,和风轻拂,留下一路欢声与笑颜。
  感谢让我在最美好的时光里遇见了你。岁月还长,我们的故事,也还长。

End

*希望他们能一直幸福快乐下去!
  感谢你阅读到这里!

评论(4)

热度(52)